正规吉林快3能压大小么
当前位置:清逸文学网 > 司礼监最新章节列表 > 第九百八十一章 陛下今天见过谁?
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

第九百八十一章 陛下今天见过谁?

目录 下一章 →
    “带钦犯走,咱家倒要看看,这刑部的官们眼里还有没有陛下了。”

    魏良臣恐吓之后便挥手示意番子带人走,他料定刑部这帮人没有胆量阻止。

    这就是人多必杂的道理,也是本朝文官的通病。

    好谋却不擅断,平日指点江山再是意气,关键时候却总是瞻头顾尾,难有担当。

    自张居正之后,万历、泰昌、天启、崇祯四朝,皆是如此。

    但只要再出一个敢断的张江陵,哪怕半个,江山社稷又何以在党争之下日益败?#25285;?#26368;终叫那建奴得了天大便宜。

    再者,刑部本就堂官空印,主事者不过一侍郎,其人是否东林,魏良臣不知,但断定这侍郎没有胆量公然和东厂动武!

    中官剌事,两百年的威名,又岂是一侍郎朝夕间敢抗衡的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在魏良臣强势威压之下,杨东明这个署刑部事的侍郎真的叫震住了,十分踌躇,不敢擅动。

    他知钦犯一旦落在东厂手中难保案情不会发生天翻地覆变化,可真是横不下心来命抢人。毕竟,那东厂太监拿的确是皇帝上谕。

    “季晦兄?”

    为难之下,杨东明将球踢给了刘一璟。这位好友虽是奉首辅之命前来听案,但却是此案的主导,其的态度就是首辅?#26029;?#39640;的态度,也是东林一党的态度。

    是否强行拦下东厂,最好还是由刘一璟决定,这样便是出了事,刑部这边也好推脱。

    ?#23433;挥?#20182;硬争。”

    刘一璟眯缝着眼静静凝视那敢威言恐吓的东厂太监,微一摇头,示意边上的提牢厅主事王之寀,?#20843;?#23558;此事告于福清相公知晓。”

    王之寀会意,忙?#37027;?#36864;下,迅速消失在人群?#23567;?br>
    刘一璟也是老成,皇帝既命东厂来提钦犯,便是有意让东厂主导此案,那么非首辅?#26029;?#39640;出面才能制止。

    不然,东厂拿着鸡毛当令箭,外朝还真是拿他们没有办法。总不能真闹出和东厂大动干戈的事来吧。

    王曰乾见刑部的?#21496;?#26159;不敢拦,在那急的满头?#39038;?#21487;身子被捆,又无法出声,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番?#29992;?#25260;出去。

    那?#25104;?#30495;是面若死?#25671;?br>
    刑部的兵丁和锦衣卫的校尉们没有等到拦阻命令,自是没人敢上前阻拦。东厂众番子听了魏公公如此杀伐果断的命令,又见刑部上下都叫吓住,自是一扫先前紧张不安,个个腰杆复直。

    人人心道:这才是东厂该有的威风!

    崔应元不?#22836;?#21648;,立时押着那王曰乾和孔学出去,视线不时在两侧锦衣?#37070;?#19978;扫视,大有你们若敢动便真将你们诛杀了。

    孔学脸上无有表情,悉听番?#21451;?#35299;,并无异色。

    魏良臣只?#27426;?#29359;被带出去后,?#20132;?#36523;朝那几名官员微一躬身,尔后淡淡说?#21496;洌骸?#21681;?#19968;?#21629;在身,如有得罪之处,还请几位包涵!”

    言毕,负手如若无人的向外走去,丝毫不将两侧那众兵丁放在眼?#23567;?br>
    出了大?#39759;螅?#20919;风一?#25285;?#21364;是激灵一下,不敢有半刻耽搁,命速押二犯走。

    “公公,可是将犯人解往诏狱?”崔应元上前请示,按制,东厂所押的人犯一律是送诏狱关押的。

    魏良臣却是想了想,摇?#36820;潰骸?#19981;可送诏狱,将人直接带回东厂便是。”

    诏狱是北镇抚司的地盘,而锦衣卫的大都督骆思恭就在京城,若是把人犯送往诏狱,跟留在刑部大牢有何区别。

    魏良臣可不会犯这糊涂,若北镇抚使是田尔耕,那倒无须担心,可北镇抚使另有其人,这就必须小心行事了。

    “公公,本衙并无狱所。”崔应元提醒了一声。

    魏良臣看了他一眼,道:“没有,你便给咱家建一所好了。”

    崔应元?#35835;?#19979;,旋即会意,重重应声:“属下遵令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夜色中,金水河边,风声飒飒,水雾氤氲。

    内阁值房在皇城之内的会极门边上,和诰敕房、制敕房在一排,?#35828;?#20415;是大明朝廷的核心之地。

    按制,内阁每天?#21152;新?#20540;阁臣理事,便是夜里?#21152;?#24403;值的。今日当值阁臣本是浙党的方从哲,但?#38405;?#21453;案发后,首辅?#26029;?#39640;便立即入值阁房,衣不解带,以示对此案重?#21360;?br>
    方从哲听说后索性也不来入值了,另一阁臣吴道南曾入宫一次,和?#26029;?#39640;密谈之后便出宫了,下午一直在礼部视事。

    天色已晚,在值?#30475;?#20102;两天一夜的?#26029;?#39640;在晚饭之后,跟从前一样喜欢到金水河边走一走。

    身后,有两个内阁值房的文书跟着,这是?#32321;?#39318;辅的?#39759;?#21545;咐都能在第一时间传回内阁。

    在金水桥上,?#26029;?#39640;停了下来,负手远看宫墙,大红袍外罩着的紫色披风在夜风的吹拂下,微微的摆动着。

    两个文书则静静立在桥下,不远处一?#21451;?#35270;的锦衣亲军朝这边看了眼,却是不敢前来打扰首辅。

    “回吧。”

    约摸半柱香时辰,?#26029;?#39640;缓步从桥上下来,正欲回值房,却见前方一?#20498;?#28783;飞速向这边奔驰。

    提灯之人脚步匆匆,听在?#26029;?#39640;耳里却是十分的熟悉,也不去看一眼,便脱口叫道:“是程绍吗?”

    ?#26696;?#32769;,是我!”

    来人是内阁的中书舍人程绍。

    中书舍人无有定制,通例三到五人,负责协助阁臣处理奏疏、文本,随时拟稿并发六部事。

    在宫灯的照映下,?#26029;?#39640;看到的是一张满是焦急的脸,不由问道:“出什么事了,让你如此慌张?”

    因奔得?#20445;?#31243;绍还没顺过气来,大口呼吸了下,才急道:?#26696;?#32769;,不好了!刑部刚刚来报,东厂闯了刑部大狱,把钦犯王曰乾和孔学提走了!”

    “东厂闯了大牢?”

    ?#26029;?#39640;大吃一惊,面色一沉,问程绍:“什么时候的事?”

    程绍抬头回道:“先前的事,不到半个时辰。”

    ?#26029;?#39640;眉头大皱:“钦犯是陛下特旨交付刑部关押的,东厂为何要提人?”

    ?#26696;?#32769;,刑部的人说东厂持有上谕。”程绍道。

    “上谕?”

    ?#26029;?#39640;心中一突,转身看向那两个文书:“陛下今天见过谁?”

目录 下一章 →
添加书签
正规吉林快3能压大小么